当前位置:主页 > 无法忍受 >

文章标题:少妇口述:婚后 我和前男友在宾馆激情

发布时间: 2020-10-12

  导语:翔成了我的噩梦,我不想把自己幸福的婚姻生活白白葬送,我决定和翔分手。翔不接我的电话,消失数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翔去幼稚园劫持我的孩子,在和幼稚园老师争执时,正巧碰到我父母来接小孩,他

  导语:翔成了我的噩梦,我不想把自己幸福的婚姻生活白白葬送,我决定和翔分手。翔不接我的电话,消失数日。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翔去幼稚园劫持我的孩子,在和幼稚园老师争执时,正巧碰到我父母来接小孩,他即刻冲上去和我的父亲纠缠起来

  在医院工作多年,见过形形色色各类人物,可是我从来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的初恋男友翔。

  大学毕业后我辗转了两个城市,翔对我来说早已淡若浮云,虽然曾经那段美好时光为我的人生增加了绚丽的一笔,后来不得已的分手也让我们悲痛欲绝,但事隔十年,我们的再次相见亦然点亮了心中埋藏已久的爱的激情。

  他所有的柔情蜜意,如今,他的妻子回家就如同住宾馆,翔完全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

  我以为我不过是翔久未谋面的老朋友,可以帮他排忧解难,后来才意识到翔对我已经不仅是情感上的依赖,心灵上,他更需要慰籍。他似乎已经离不开我了。我也从不拒绝翔的邀请,和他在一起有种被重视的优越感,他带给我的感觉依然是那样的清澈、纯粹。这与我和丈夫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爱人和我是同行,工作异常忙碌,急诊、加班乃家常便饭,婚姻成了一种责任,激情早已被索然无味的生活耗尽。

  最初,我也只是享受翔带给我的每一份感动,毫无私心杂念,更未设想过未来,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耐着性子学会控制自己的情不自禁。终于有一天,当我们再度回忆起那场惊心动魄的初恋时,我俩终于情感决堤那一年,因为家庭因素我们不得不分开,时隔多年,它一直是我心中久藏的遗憾。

  翔的出现为我平淡的生活注入一丝新鲜的血液,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继续着大学时期的爱情。每当偎依在翔的怀里,他温暖的臂膀就会刺激我身上的每一个毛细孔,美好的初恋如同放电影般一点一点在我脑海流淌,那样的曼妙,这是一种贪婪的幸福,回味无穷。

  我不得不假装半推半就将花收下,还故意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告诉她不过帮了个小忙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别送礼物了!挂了电话我直冒冷汗。快下班的时候,又收到翔的短信,他告诉我约会地点。

  我的谎言越来越多,每天都要绞尽脑汁在爱人面前圆谎。和翔在一起,曾经我只是担心被别人看到,现在却害怕他出其不意的行径。

  我和翔谈话,希望我们的关系维持到正常约会的状态,我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收到翔的任何礼物,更不想几乎每天都乔装打扮后偷偷摸摸去宾馆报到

  翔勉强答应,分别时他拉着我的手说,那天之所以冒昧的送花,是因为他第一次见我就是在刚入大学校门的那个九月我再一次被甜言蜜语感动了,迷失了坐标方位没几天,翔居然又送我一部手机,他让我二十四小时开机,可以不去宾馆,但保证随时联系

  翔恋上我就像恋上了网络游戏,享受不到家庭的幸福,于是情感诉求转移,我成了他的“虚拟空间”,满足着他的征服欲和享受欲,“瘾”君子悄然诞生,日日欲罢不能

  我在妇产科上班,经常目睹爱人陪同妻子来检查身体,然而有一天,当翔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时候,那份惊喜真的比中了五百万还令人振奋。太熟悉了,微驼着背,走路晃动的双肩,我曾经在他旷阔的胸膛上洒过泪水与笑声。翔看见我后也是异常欣喜,几句攀谈后,我开始不解:已近而立之年的他为什么会陪爱人来做流产呢?

  原来,翔的妻子正在办理出国手续,这个事业型的女强人,宁可选择放弃他们孩子,也不愿错过出国深造的机会翔边说边叹气,低低地押了一口咖啡,从他的眼中,我可以读出他对妻子的牵就,正如当年我对他一般。

  就这样,我和我的初恋男友在不经意间再次碰面了,之后的往来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我成了翔的倾诉对象。妻子对事业的执著、对家庭的忽视令翔感到极度不平衡,每次见了我都牢骚满腹,他成了一个弃妇与怨妇的结合体。

  翔对自己的过激行为丝毫没有悔改之意。我每天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每次接到翔的电话,我都不得不假装镇定的向爱人解释:“以前的朋友,他老婆为了事业要出国了,他现在很需要大家的关心”

  周末,我们准备一起去娘家看孩子,之前我已经对翔说过这周的计划,目的是让他不要打电话骚扰我,我爱人已经有所警觉。可是我们出门没多久,翔的电话就一个接一个,

  他在电话哭诉妻子的出国签证办下来了,这一离开就是三年

  顿时我醋意大发,但还要装成没事人的样子,以一个老朋友的口吻安慰他。可是所有的一切又岂能瞒天过海,爱人以“征求”意见的口吻问我,要不要把车掉个头送我到朋友那里去?我心虚到无地自容,连“辩解”的勇气都丧失了。我决定安分几天,以实际行动来表示对老公的“忠贞”。

  我开始恨翔,他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我们的爱成了一种牵绊,我想终止这种不正当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