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吴彦祖 >

文章标题:彭于晏吴世勋同框 刘雯重返T台营业 巴黎男装周实在太养眼!

发布时间: 2020-10-16

  本季米兰男装周压轴大秀的Gucci提出了男性气质的话题,在巴黎男装周上,该话题也引起了不少设计师关注。

  美国艺术家David Wojnarowicz绝对是纽约艺术界不可忽视、经历传奇的人物之一。童年时期饱受暴力折磨,青年时期混迹街头,在学习艺术之后,他融合了涂鸦和街头艺术,掀起了一股纽约前卫之风。这一季,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从其作品中找寻了灵感。

  秀场的嘉宾席间放置了许多人台,人台的头部无一例外地都戴上了法国著名诗人Arthur Rimbaud肖像的面具,这来自于Wojnarowicz著名摄影项目《Arthur Rimbaud in New York》。系列作品中,一位男子头戴Rimbaud的纸制面具穿梭于纽约大街小巷,这一举动结合了法国诗人的身份与纽约现代城市活动,反映了艺术家在“大苹果”的城市足迹。而嘉宾席无序置放着的人台,似乎也隐喻了这一点。人台身上的毛衣图案来自于其1982年作品《Burning House》,燃烧的火焰代表了艺术家的愤懑与不平、对于艾滋的强烈政治诉求。

  与以上这些对艺术家的致敬同场亮相的还有腰部饰金色粗链的斗篷外套和双排扣大衣、佩斯利印花套装及褶皱上衣,粗链的点缀中和了后者部分柔和的气质。Anderson除了以对于David Wojnarowicz的欣赏转换为创作灵感,还将售卖“Burning House”图案毛衣来为Visual AIDS筹款。其实早在2018年,身兼Loewe创意总监的Anderson同样以Wojnarowicz为灵感设计,为Loewe设计了限量T恤系列,并将所有收益也捐给了该机构。

  2020秋冬系列集合了Raf Simons对于未来的想象与对于过往的怀旧。不加修饰、只有空荡荡淡黄色的秀场铺垫出些许的复古气息,像泛黄甚至发出霉味的老照片,模特从发出黄光的通道中走出,由此开启了一段未来旅程。

  对于未知的想象,Simons给出的关键词是“束缚”。写有“SOLAR YOUTH”、“Arrival”、“NEVADA”、“NO LAND”的长方形毛绒配饰束缚了手部;窄身金属拉链斗篷、大衣束缚了肘部;拉链或系扣的装饰束缚了肩部;处理成胶带质感的PVC材质束缚了胸部和腰部,它甚至还罩住了全身。身体各个部位以不自然的姿态、用不同方式所约束着,挑战了我们对于衣着舒适之一最的基本要求,也在规范着我们的行为。

  对于过去的怀旧,除了泛黄色的秀场布置,还体现在鞋履上。几天前Raf Simons宣布的Runner鞋履系列在发布会上首次亮相,名字来源于《2001太空漫游》的2001、ORION、SOLARIS、ANTEI、CYLON五款鞋型有着切尔西鞋外观,却采用了运动鞋底。经过Mix&Match,鞋身颇具未来主义,也让人想到了1960年代太空热时期的靴子。在过去中寻找未来,矛盾,但也很有趣。

  去年9月中旬,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以昔日印多尔王公亚什万特·饶·霍尔卡二世为主题的展览,这位年轻的贵族是印度现代主义的代表人物。他与Man Ray和Cecil B. Demille等人为友、与好莱坞影星共饮、听着爵士乐,尤其是他的Manik Bagh宫殿,陈列着Eileen Gray、Le Corbusier、Pierre Jeanneret等艺术家作品。如此一位来自南亚的现代艺术推动者,吸引了Clare Waight Keller的目光。

  剪裁考究的西装外套和大衣修饰了肩线,稍稍收拢的腰线勾勒出良好身材,饰在腰部的金属曲别针除了起到搭扣的作用,颇具现代的造型也为整体增添了艺术感。熠熠闪光的刺绣西装、衬衫彰显了Givenchy优雅的一面,异域风情浓厚的花纹不免让人联想到遥远的印度。

  尽管该系列着眼于霍尔卡二世,但Clare Waight Keller审慎地平衡了曾经与当下、东方与西方的关系。修身高腰裤装、皮革外套、战壕风衣摩登现代,饰有金属的方头靴与牛仔帽搭配,为这幅年轻化加入了些许粗旷,好一个都市牛仔新形象!

  白雾升腾,将裸露着水泥的秀场衬托出不同寻常的异样之美,紧接着一位身着不对称针织连体衣、裸露了一半腿部和肩膀的男模出场,较为紧身的材质勾勒出他的躯体轮廓,这让人联想到1973年山本宽斋为David Bowie设计的针织紧身连体演出服。

  这个造型奠定了本场秀的基调,长发飘逸的模特无一例外地以紧身衣物、或紧身衣物外搭肩部高耸的外套造型亮相,同时他们穿着透明鞋跟金属方头高跟靴,像极了踏着云雾而来的外星异客。他们试图想要规整末日后的世界,将其从无序中解放出来。

  Rick Owens这位来自美国的设计师,改变了人们印象中暗黑系时装小众、商业上不成功的即有印象,他的作品令时装爱好者趋之若鹜,甚至发展到对他个人的崇拜。他长着乌黑长发的皮囊、他的妻子Michèle Lamy、甚至他不同寻常的家,人们好奇他的每一个故事,以至于可以稍微夸张地说,Rick Owens这个名字,已成了一种宗教,其一个个特异的系列,不断地充实了教义。而这个系列名为“PERFORMA”的系列,为其增加了一章关于末世男性的故事。

  也许Virgil Abloh永远也不需要为话题度发愁。他是美国梦的代表,曾经的芝加哥男孩如今成了老牌时装屋的掌舵者,他也凭借首位担任法国时装屋创意总监的非裔美国人身份,载入了时装史;其著名的3%设计哲学,用难以界定甚至可以说是投机的方式极大地模糊了原创与抄袭的概念;不管是个人品牌Off-White还是与Nike联名的球鞋,都让人趋之若鹜;Instagram近五百万粉丝的他俨然拥有了明星般的强大号召力。就连前段时间休假疗养,都一时间让Abloh成为热议。

  不久前Abloh给出预言,街头风将在2020年代消亡(令人不解的是,他本人当初就是靠街头风攫取了名气),于是在这一季Louis Vuitton,街头风格真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经典剪裁的西装、工艺精良的撕裂式套装、昂贵的皮毛外套和箱包。

  时装秀接近尾声时,高潮达到了顶点。点缀了水钻的衬衫和外套如同苍穹中繁星,将大量褶皱处理成花卉效果设计为时装加入了贵族气质,最后出现的蓝天白云印花的造型,呼应了秀场氛围,简单,但童趣。

  云朵印花与秀场摆放的超现实主义装置灵感来自比利时画家René Magritte的作品,但在不少人看来有抄袭之嫌。《New York Times》就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与Calvin Klein 2014春夏系列雷同,彼时的Calvin Klein男装设计师Italo Zucchelli随后也发布了instagram给出个人态度。此外,Kenzo、Jean-Charles de Castebajac、Mara Hoffman等品牌早已发布过类似作品。抄袭还是巧合,难以界定,但围绕着它的讨论必然还会持续。瞧,Virgil Abloh的话题又来了。或许他真想要逃离话题中心的话,不妨试试下次将原创的比例提升至97%吧。

  2020春夏女装系列,Dries Van Noten与Christian Lacroix的惊喜合作再现了当初女装设计奢华、热烈的迷人风貌,同样在巴黎巴士底歌剧院内,秋冬系列的男装延续了如此的奢华。

  这季的男性形象如此迷人,他们像是气派人家的小少爷,仗着年纪轻能一掷千金购入昂贵的衣物,如紫色丝绒长裤、金色丝质虎啸图案衬衫、豹纹外套和随意披在肩上或拿在手里的皮草;他们熟悉艺术、博古通今,也热爱园艺,喜欢踏着晨露打理私人花园,于是装饰艺术风格花卉上衣、红色蕾丝衬衫、针织长袖套、宝石衣扣成了他们的心头好。动物纹高跟靴展示了他们的特立独行,腰间的多孔皮革腰带,则代表了少年偶有的叛逆。

  Ann Demeulemeester 2020秋冬系列给人的第一感受,是中土世界中隐匿于瑞文戴尔的精灵从想象走入了现实,少年们瘦弱白皙、仙气飘飘,有不食人间烟火的美貌与高贵。透薄的背心和紧身下装稍有暧昧,黑色蕾丝外套非但不女性化,反而多了几分禁欲气质。树叶形状花环戴在头顶、缠绕在脖间或围绕腰上,金属材质与飘逸的设计相衬,顿生灵性和神性。

  个别穿插于男模间的女模为本就浪漫的氛围更上一层。创意总监Sébastien Meunier这样说道:“男装,女装,没那么重要。”

  这番孱弱的少年感灵感来自于一个多世纪前Vaslav Nijinsky编排、亲自表演的芭蕾舞剧《Afternoon of a Faun》。Nijinsky是二十世纪初最伟大的男舞者、技艺纯熟的男芭蕾舞者,他也经常出现在文学作品当中。Nijinsky也是Sergei Diaghilev创立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明星舞者,当舞团到欧洲巡演时,东方意境震撼了法国社会,于是时装大师纷纷借鉴其演出、演出服,为时装带入了来自异域的风貌。

  设计师Kris Van Assche是青年文化狂热爱好者,曾担任Dior Homme长达十年艺术总监的他为品牌注入了青年文化的基因,但从去年这个时候发布了其在Berluti首个系列起,他收敛了年少锋芒的一面,以恭敬的态度尊重这个历史悠久的男装品牌。不过,也是从2019秋冬系列起,Van Assche选择大胆拥抱色彩,这季亦是如此。

  “2020年度色彩”经典蓝、正红、蓝紫色、荧光粉、青绿、橘色等各种鲜亮的色彩配合着放宽肩部的西装和大衣、植鞣革皮夹克,仿佛在进行一场关于色彩的游戏,一扫暮气沉沉,十分抢眼。一同搭配的针织围巾、运动鞋履及彩色条纹外套,无不在彰显品牌的精良工艺。与英国箱包制造商Globe-Trotter合作的托特包和方形手提箱印上了Berluti新标志。

  另外,刘雯暂别时装周后,也终于惊喜亮相,彭于晏与吴世勋的同框也一时间引爆了话题。

  1982年,Steve Stewart和David Holah创立了BodyMap,以天马行空的图案与大胆的色彩迅速成为英伦时尚不可忽视的力量。它伴随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浪漫风潮影响了俱乐部文化,也某种程度上有意或无意地培养了一批英伦时尚人才。对于本季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川久保玲以青年风貌为基调,混搭出一副色彩斑澜、图形炫目的迷幻阵,这与BodyMap有异曲同工之妙。

  豹纹、碎花、星星、格纹、条纹,不同配色纹路以细碎的形式被拼图重组,形成了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蓝底豹纹与粉底豹纹、苏格兰纹之下还有彩虹条纹、黑白菱格纹接着黑白细条纹……如此不顾逻辑的搭配方式凸显少年无所畏惧的心气,被裁短的风衣和缝在黑色西装外的驼色披布,是他们创造力的体现。还有胸口前的霓虹色假发,荒诞不经,却显有趣。

  少年头上的编制假发不合常理地戴到了前额上,以这种浅薄方式致敬黑人脏辫或《埃及艳后》中古埃及人的发型,也许有文化挪用之嫌,但他们的如此举动更多还是给人幽默之感。日本设计师擅于处理层次感,能如此精巧地完成几十种图案的搭配,足以窥见川久保玲的功力。

  去年,Kim Jones成为了比利时时尚杂志《A Magazine Curated by》最新一期的主编,他用A-Z 26个字母的形式向读者分享了私人故事。对于这样一本有着个人收藏精选集意义的杂志,Jones曾说道:“我想将它献给Louise Wilson、Lee McQueen和Judy Blame,我希望他们也能为杂志增添个人印记。” 这足以见得三位已逝导师/好友对他影响之大。于是在Dior Men 2020秋冬,Jones以一整个系列纪念了Judy Blame。(曾被誉为“伦敦金童”的Gareth Pugh早前用2019春夏系列纪念了这位导师兼好友。)

  Judy Blame是英国时装设计师及造型师,他是极致的浪漫主义者,也是朋克美学的传承人。那些废弃的金属、钥匙、酒瓶盖等杂物经过其巧手打造,化作了一件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成为《i-D》、《The Face》杂志的拍摄对象,也出现在Duran Duran、Boy George等英伦乐手身上。Kim Jones借着对好友的缅怀设计了繁复的坠饰,金属钥匙、瓶盖、钥匙串搭配叮当作响,碰撞出1980年代的美好时光。

  除了废旧物品,珍珠也是Blame创作常用元素。模特脖颈间编织成串的珍珠增添了一份优雅,系在胸前的Dior Oblique字母印花logo与Blame擅长的Pearly Kings & Queens风格相似,只不过使用了珍珠印花代替了原本的珍珠母贝材料。Blame本人也是帽子爱好者,他经常穿戴着自己手工制作的帽子亮相,显然,秀场上的贝雷帽是对他的致敬。

  Kim Jones高明之处在于,他的致敬并非单刀直入、开门见山般,而是取其元素融入到Dior时装屋的历史中,那些朋克、浪漫的细节与用色考究的大衣、裁剪精良的西装、Dior Oblique暗纹丝绒长款手套搭配,相得益彰。此前,设计师曾将Dior高级定制的工艺运用到男装设计上,这一点也在该系列中有所体现,最直观的当属闭场look。银色亮片斗篷式大衣灵感来自于Christian Dior 1969年高定礼服,据说花费了数百小时打造。同样让人惊喜的是,John Galliano为品牌设计的著名的报纸印花,如今又回来了!

  去年九月中旬,Kim Jones曾在接受凤凰时尚独家专访时,被问及“设计过程中是否会参考当下流行趋势”,他答道,“只考虑对品牌和当下有益的事,不考虑品牌和当下以外的事,这是我在创作中的两条法则。” 从这个系列来看,毫无疑问,Jones以这两条法则为准则,确立了自己为当今最伟大的男装设计师之一。

  当一件抹胸丝光褶皱礼服出现在男装秀上,会是什么样的场景?Jonathan Anderson用他对于五十年代的想象及童年时代回忆打造了一个充满幻想的系列。

  有趣的是,男模们并没有直接穿上礼服,而是在西装上衣之外挂上了围裙式的裙装。四款不同色彩的抹胸礼服无疑是该系列的亮点,它模糊了男装界限,为男性气质赋予了女性化外观,我们不免地面对该造型提出疑问,男性可以穿裙装吗?男性气质一定代表阳刚吗?

  腰线提升至胸部后的双排扣风衣下摆微微向外张开,消散了原本版型带来的硬朗之感,但有意思的是,这种常用于女装的轮廓反倒在男性身上有军装的严律感(Thom Browne 2014春夏男装系列也有类似设计)。饰在开衫领口、衬衫胸口和袖口的条状装饰物,轻柔飘逸。紧身针织上衣、不规则纹路斗篷、针织无领外套……这些设计都带有女性元素,但在男性穿着之后并没有“水土不服”。

  在巴黎男装周,这些擅长讲故事的时尚设计师为我们打造出了一个又一个惊喜绚丽的舞台,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推出无性别设计。美丽从来就无关乎男女,人人都可以是雌雄同体、阴阳两面。这些经典中延伸出的创造力给了我们更大的想象空间,共同谱写出一首有关时尚的浪漫诗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